中国5G势力最强18城排名出炉!你家乡排第几?
财经
昆山信息新闻网
admin
2019-09-10 07:14



随着5G技术的不断成熟以及新一代通信技术标准的逐步确立,5G试点已经悄然铺开。5G三大应用场景已初露锋芒, 代表高带宽、 高速率的赛事直播, 代表低时延、 高响应的车联网及自动驾驶以及代表海量机器连接的物联网已经脱颖而出。5G通信产业发展的四大趋势:一是移动通信仍将是未来的主流通信方式;二是5G通信产业将迎来爆发式增长;三是产业投资进入5G铺开前的最后冲刺;四是中国5G智能终端渗透率将逐年提升。


本期的智能内参,我们推荐来自工信部赛迪顾问的报告, 六大维度还原中国首批18个试点城市5G建设现状,梳理18城通信行业发展潜力排名。


5G, 具有高速率、 宽带宽、 高可靠、 低时延等特征。 赛迪顾问认为:随着无线移动通信系统带宽和能力的增加, 面向个人和行业的移动应用快速发展, 移动通信相关产业生态将逐渐发生变化,5G不仅仅是更高速率、 更大带宽、 更强能力的空中接口技术, 而且是面向业务应用和用户体验的智能网络。


我国通信产业发展经历了从落后到引领的四个阶段。 在1G和2G时代, 我国通信产业发展还不甚成熟, 较之美日韩等通信强国有着较大的差距。 进入21世纪, 随着3G推出, 我国通信人不断进取, 在技术上积极贡献自己的力量。 2013年4G技术的应用来临之时, 我国已经处于同世界通信大国并肩发展的地位。 而在5G技术提出之时, 我国就已明确目标, 力争在商用化的过程中领跑世界。


随着世界各国通信产业加速推进, 5G时代已经徐徐拉开大幕, 这一切得益于5G标准的不断完善和制订。 3GPP于2018年6月发布了5G独立组网标准, 重点支持增强移动宽带业务和基础的低时延高可靠业务, 包含3个子阶段, 这些子版本将为运营商提供更多组网选择, 其中2018年6月份发布独立组网的5G标准, 此外3GPP将于2019年底发布R16标准, R16标准在R15的基础上, 进一步增强网络支持移动宽带的能力和效率, 同时扩展支持更多物联网场景。


2018年, 我国3G/4G移动宽带业务用户净增量超过1.7亿户, 移动宽带用户占总宽带用户数的83.4%, 达到近5年来的顶峰水平。 同时, 我国已建成全球最大的4G网络, 2018年新建4G基站43.9万座, 基站总数已经达到372万座。 赛迪顾问认为, 拥有如此良好的移动通信基础, 可以使我国在大力发展4G网络的同时, 积极推进5G标准的研究和技术试验, 构建全球最大的5G试验外场,并完成第三阶段试验规范, 因而能够在发展5G产业的初期形成了全球领先的优势。


2018年, 我国大力拓展光纤宽带接入业务, 带动家庭智能网关、 视频通话、 IPTV等融合服务加快发展, 用户价值不断提升。 近5年来, 我国移动数据及互联网业务收入稳步提高, 2018年已突破6500亿元。 赛迪顾问认为, 融合业务的不断发展, 为即将到来的5G万物互联时代做出了探索,为物联网的普及进行了前期的铺垫工作。


推进5G全面建设和商用, 从而培育新动能和促进消费升级已经成为共识, 我国在加快出台相关政策。 2017年, 5G技术被首次写入政府工作报告, 这是政府工作报告首次提到“第五代移动通信技术(5G)” 。 此举体现了国家对于发展5G的决心, 上升到了国策层面。 随着商用步伐进一步加快,5G技术将加速影响各行各业, 推动经济社会发展, 发挥其在全行业、 全社会的基础性支撑作用。


中国三大运营商在5G发展中扮演着至关重要的角色,因此它们在5G上的节奏基本上决定了整个中国5G的迈进步伐。 5G的建设则是现阶段三大运营商的重中之重,各大运营商已经开始布局基站、频段以及相关的物联网场景建设工作,据三大运营商5G规划报告显示,中国5G商用时间确定在2019年左右。


现阶段,随着工信部完成对三大运营商5G频谱的划分, 5G进程得以再次推进,已经达到了试商用和商用的冲刺阶段。中国移动、中国联通和中国电信分别各自选取其试点城市进行相应场景的针对性试点工作,从网络部署到终端的架设及场景应用几大层面有序进行。


在建设路径方面, 三大运营商也相继公布了各自的建设路线图。 中国移动最为强势, 贯穿5G标准制定到商用整个阶段, 涵盖了参与5G标准研发与制定、 5G标准的发布、 各大试点城市先试先行以达到最终的规模商用部署;中国联通则抓住5G终端的先发优势, 有条不紊进行终端设备的采购、发布、 测试商用以及最终的大规模商用;而中国电信稳扎稳打, 从基础设施端开始, 内外场结合进行业务演示、 业务测试以及试点等工作, 在2020年进行大规模部署。


2018年11月, 工信部确定向中国移动、 中国联通以及中国电信三大运营商进行5G频谱分配。这标志着我国5G准备工作已经就绪, 已经进入了试商用阶段。 随着5G建设的逐渐推进, 我国三大运营商也相继发力, 确立了自己的首批试点城市。 三大运营商共计确立试点城市18座(包含雄安新区) , 其中直辖市4个;副省级城市8个;省会城市10个;计划单列市2个;地级市1个。


随着我国5G通信产业的不断推进, 各省市也纷纷出台相关产业规划。 既明确了未来5G的发展目标, 同时也为未来5G的发展规划了详细的实施路径, 并提出了切实可行的发展建议。


除了上述列表外, 截至目前, 我国共计29个省(直辖市、 自治区) 已发布2019年政府工作报告, 将5G通信产业列为重点任务, 18座试点城市全部出台相关政策。 可见, 5G通信产业已经成为全国上下发展的重点。


中国首批5G应用试点城市的建设进度有所不同, 赛迪顾问聚焦城市产业配套、 政策规划、 投资规模、 场景应用、 企业数量、 人才聚集等重点指标, 融合宏观和微观分析, 从5G应用场景建设进度与5G通信产业发展情况两个维度, 对全国范围内18个首批5G应用试点城市的产业建设情况进行评估。


作为我国通信产业最发达的地区之一, 上海在发展5G通信产业的过程中一直拥有着较为明显的优势。 2018年5月17日世界电信日当天, 上海启动全国首个5G示范商务区建设, 同时开通首个“5G+8K” 试验网。 5G相关政策不断出台, 同时产业推进动作频繁, 可以看出, 上海市在中国发展5G通信产业的道路上扮演着尤为重要的角色。


上海市作为我国汽车产业最发达的城市, 将以车联网和自动驾驶作为5G试点的主要试点场景。依托上海大众、 上海吉利以及Momenta、 Waymo等国内外知名汽车生产厂商以及车联网、 自动驾驶技术企业联合推进相关试点工作。 赛迪顾问将对上海5G通信产业未来的发展情况进行分析,并对其5G通信产业的发展路径进行预测。


上海市作为我国通信产业发展最迅速的城市之一, 在经过了多年的探索后, 已经发展成为具有鲜明特点的“上海模式” 。 在互联网时代, 上海市就已经结合“智慧城市” 、 “云海计划” 智能制造、 “互联网+” 等关联性主导方向的建设来推动相关产业的发展。 在即将到来的5G时代, 上海市也将自上而下群策群力, 着力发展5G通信以及相关产业。 赛迪顾问预测, 上海市5G产业发展将经历技术验证期、 预商用期、 应用场景实验期以及最终的商用普及期, 到2020年左右, 上海市5G产业将迎来全面普及商用的阶段。


成都作为中国西南部地区经济发展水平最高的城市, 发展5G具有良好的土壤。 2015年, 中国移动就在成都电子科大开展了5G外场试验, 在此之后, 中国移动与成都市签署一系列协议, 促进5G与成都内垂直行业的深度合作。 而在首批试点城市中, 中国联通、 中国电信也相继将成都选入名单, 标志着成都在发展5G方面走在全国前列。


成都市作为5G通信产业首批试点城市中另一座三大运营商全部选择的试点城市。 作为中国软件名城之一, 成都市具有发展5G产业优渥的软件土壤, 另一方面, 随着各大运营商及设备商研究院的入驻, 成都市将在建设5G的道路上走在全国前列。


成都市是我国西南地区发展水平最高的城市之一, 现代化、 智能化基础良好。 成都市是我国软件名城, 在软件基础方面为5G产业提供了诸多便利条件和支撑。 成都市在发展智慧城市的道路上一直处于全国排头, 是第一批提出并实施智慧城市工作推进的城市之一。 从基础设施、 公共服务到市政实务, 成都市已经建立了一套属于本地的智慧体系。


成都市作为我国西南地区的科技中心、 商贸中心、 金融中心和交通、 通信枢纽;同时也是四川省政治、 经济和文教中心。 在5G通信产业方面有着自己的发展特点, 从产业基础上来看, 成都市5G产业发展比较均衡。 从产业规模来看, 成都市可以依托成都高新区、 天府新区等多个产业园区支撑, 为5G发展提供较为健全的产业链。 同时, 成都市在资源禀赋上有一定的优势, 作为我国西部早期的“软件名城” , 成都市集聚了三大运营商在此进行5G试商用试点, 运营商优势较为明显。“成都模式” 也已逐渐成为西部各大地区发展5G产业的标杆。


武汉是中国长江经济带核心城市, 是全国重要的工业基地、 科教基地和综合交通枢纽。 在通信产业发展方面, 武汉市是我国光通信产业领域的探索者, 有着十分雄厚的产业基础。 中国第一根光纤便由当时的武汉邮电科学院研发生产而成, 而日后的亨通光电、 烽火通信等企业也继承了邮科院的衣钵, 在如今的通信时代引领着全国及中南地区的产业发展。


武汉市是长江经济带的枢纽及核心, 在地理位置上具有不可或缺的战略意义。 与此同时, 武汉是中国光通信的发源地, 同时也是中国光纤的发源城市, 有着卓越的通信产业基础。 在5G试点城市中, 中国移动、 中国联通及中国电信全部选择其作为首批试点城市。


武汉市是我国光通信的发源地, 具有良好的通信产业基础。 同时, 作为长江三角洲经济带的中心, 武汉在经济、 政治和文化科教等方面都起到了带头做用。 以光谷为核心, 辐射四周的产业形态已经持续发展多年。 在平台方面, 武汉市则依托华中科技大学、 武汉光电国家实验室、 武汉邮电科学院等高校院所及科研机构协同企业、 政府共同发展。


武汉市将根据湖北省5G通信产业规划所提出的发展路线, 分四步进行智慧城市场景到三大典型5G场景的示范应用和大面积商用工作。 首先, 在基础层面, 武汉市将加强规划统筹, 结合城乡建设规划合理编制建设武汉市5G基站“一张网” 工程, 防止无序重复建设;其次, 由于武汉市5G发展选择场景为智慧城市, 传感器的布局就尤为重要, 武汉市将由点及面, 逐步进行城市公共设施传根器的安装和测试工作;第三步武汉市将开展智慧城市的融合示范应用, 包括智慧抄表、 智慧停车、 智慧水务等工作, 并行其他场景的推进, 最后在2020年开始大规模商用, 计划在2023年以武汉为中心, 辐射湖北全省达到5G网络全覆盖应用。


2017年6月和11月, 苏州市先后被中国移动和中国电信列入5G首批试点城市, 按照两家运营商公开发布的消息, 2018-2019年 将在苏州及其他5G试点城市完成5G预商用网络规模试验及试商用部署, 力争在2020年前实现5G的正式商用。 苏州具有发达的产业基础, 是国内著名的制造业大市、 开放型经济高地之一, 因此在5G商用的过程中要积极作为, 率先发展。


苏州市是我国著名的工业城市之一, 作为长江三角洲、 扬子江城市群的重要组成城市, 苏州市承担了制造业中心的重任, 具有完善的5G通信产业链条。 同时, 我国标志性的工业园苏州工业园也属其下辖, 该工业园为全国首个开展开放创新综合示范园区, 是全国工业园的典范。


苏州市是我国著名的制造业聚集地, 同时也是长江三角洲的制造业中心。 苏州市全国领先的工业基础, 结合自身的资源禀赋, 苏州市应成为辐射周边区域的各种工业原材料基地。 苏州市共有国家级开发区14家, 省级开发区3家, 是18座5G首批试点城市中产业园资源禀赋最好的城市。 良好的背景条件也为智慧园区的5G应用场景做好了铺垫。


苏州市积极发挥全国制造业强市的优势, 从2018年开始分四个阶段进行5G通信产业试点工作。在2018年, 苏州市将从网络基础层面入手, 进行固网升级工作, 携手运营商进行网络承载能力升级和网络扩容, 为接下来的工作做好铺垫; 2019年首先要从单个产业园入手进行智慧园区的试点示范工作, 园区中的自动工控、 智慧物流以及智慧安防将是重点应用场景, 而作为全国领先的苏州工业园无疑是苏州5G智慧园区试验的最佳选择;接下来, 苏州市将以苏州工业园试点为标杆, 推进全市其他产业园不断发展智慧园区, 并推进其他应用场景逐步落地, 实现5G大规模商用普及。


沈阳市被中国联通列入其首批5G试点城市之一, 这是东北唯一一座进入试点名单的城市。 沈阳市作为东北老工业基地振兴的先锋, 在制造业方面具有较为明显的优势。 在通信产业基础方面,沈阳市已建成东北最大具有云储存能力的超算平台, 运算速率位居全国前列。 同时, 目前沈阳市的4G网络已经实现了四环内主城区全覆盖, 已经具备了发展5G的条件。


沈阳市作为我国东北地区经济发展水平最高的城市, 承担了振兴东北老工业基地的重任。 沈阳市有良好的工业基础, 沈阳市浑南新区早在1991年就被国务院首批批准为国家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 经过多年的发展已经积累了良好的制造业经验。


沈阳市是我国东北老工业基地发展最为领先的城市, 工业基础良好。 同时也是我国东北地区GDP总量最高的城市, 东北地区经济、 文化和科教的中心。 在沈阳市, 相当数量的制造业企业不断有序稳定发展。 沈阳市也将智能制造打造为本市名片, 积极申报国家装备制造业基地。 因此, 沈阳作为5G通信技术试点城市, 试点工业互联网场景十分契合。


沈阳市以工业互联网为抓手, 不断深化5G应用场景的试点与普及。 沈阳市紧跟国际、 国内5G标准发展趋势, 不断更新5G组网标准, 力求初步部署国际标准的5G商用网络。 在2019年上半年将在华晨宝马铁西工厂进行试点, 以智能制造产业为协同, 不断深化工业互联网概念。 接下来, 沈阳市将以华晨工厂为典型, 其他制造业企业模仿学习的路线进行发展, 新松机器人、 沈阳机床厂等企业不断加深工业互联网的推进工作, 与此同时也将智慧城市、 自动驾驶、 VR/AR等应用场景同步发展。 最后在2020年5G大规模实现商用, 多个应用场景并驾齐驱, 形成引领东北5G通信产业的格局。


兰州市在2017年上半年被中国电信列入其首批六座试点城市之一, 同年12月份, 兰州市开通了5G基站的试点, 成为中国西北地区唯一一座5G首批试点城市。 目前, 兰州新区高速大容量光通信传输系统已经基本建成, 互联网出口带宽达到2.4T, 国际互联网数据专用通道完成建设, 初期带宽40G, 已具备数据连接能力, 数据存储机房也初具规模。


兰州市地处我国西北部, 是5G首批试点城市中唯一处于胡焕庸线以北的城市。 因此, 足见此次选取5G试点城市兰州地位之高。 兰州市作为我国西北第一城, 不仅在经济、 文化和交通等方面起到举足轻重的作用, 同时在高新技术的发展方面也位列前茅。


兰州市作为我国西北地区唯一入选5G首批试点的城市, 有着重要的战略意义。 兰州市地处“丝绸之路” 经济带中心, 是西北重要的节点城市。 同时, 又是我国内陆与西北、 欧亚连接的桥梁。兰州市在“一带一路” 建设中承担了共商、 共建与共享的纽带作用, 是我国与亚欧各国进行经济、文化等方面交流的必经之地, 兰州旅游业发展情况良好, 是5G试点的重要场景。


兰州市是我国西北地区新亚欧大陆桥五大中心城市之一, 是西北通信枢纽和科研教育中心。 同时, 地处甘肃省的兰州市也有很好的旅游资源禀赋。 在甘肃联通的支撑下, 兰州市5G通信产业试点将分成四步, 首先是基础铺垫期, 从2018年到2019年第一季度是进行5G国际标准化网络的组建;2019年上半年选取甘肃省博物馆作为智慧旅游的第一个试点场景, 将5G融合业务在博物馆中展现,游客可以感受到最先进的参观方式;在下半年兰州市将从智慧旅游场景重点延伸到物联网方面, 进行传感器、 芯片的铺设, 同时也不断巩固智慧旅游的发展效果;最后2020年开始兰州市5G大面积商用, 预计经过两年时间在2022年达到全部辖区大面积覆盖的最佳效果。


从2013-2018年移动通信业务和固定通信业务收入占比情况来看, 从我国4G时代的元年开始至今, 每年移动通信业务占据了全部通信业务收入的七成以上。 未来在5G技术的支持下, 通信方式将得到颠覆式的改变, 通信将不仅仅是人与人之间的活动, 也将成为人与物、 物与物之间交流的方式, 万物互联的时代即将到来。 赛迪顾问预测, 在即将到来的5G时代, 移动通信业务收入占比将超过80%。


从5G通信产业的技术发展情况来看, 5G将会采用大规模天线阵列(Massive MIMO) 方式布局基站, 不仅能够提升频谱效率, 同时也能提高信道容量和链路的可靠性。 从具体的部署方式上看, 5G通信基站的布局将会采用“宏基站+小基站” 的部署方式。 由于2017年我国4G广覆盖的部署阶段已经告一段落, 基站数量达到372万座。 赛迪顾问预测, 在5G时代, 宏基站数量将达到4G时代的1.1~1.5倍, 达到475万座左右。 而小基站的数量为宏基站的2倍, 即950万座。


2018年, 5G产业E轮及以上的投融资数量达到35件, 同比增长105%, 其他轮次的投融资事件数量呈现一定程度上的下降趋势。 与此同时, 2019年上海证券交易所科创板试点注册制顺利启动, 已有一批企业正在进行上市而发力, 这也助力科技企业走向多层次的资本市场, 各潜力中小企业开始进行产业铺开前的最后冲刺, 争取在5G时代追赶上市热潮。


手机作为未来5G时代不可或缺的智能终端, 在5G通信方面扮演重要的角色。 同时, 未来5G手机也将作为万物互联的传感器之一, 发挥其全新的功能。 赛迪顾问认为5G手机渗透率基本与4G手机发展趋势保持一致, 预计2020年中国5G手机渗透率达到2%, 2022年5G渗透率将达到30%,2024年渗透率将达到75%, 届时中国5G手机保有量将超过10亿台。


智东西认为,从地域来看,5G首批试点城市主要分布在东南沿海地区, 这与城市的发展水平呈正相关, 随着地理位置的逐步西移, 试点城市逐渐减少。从基础建设方面来看, 我国5G首批试点城市均已由相应运营商在当地进行试验基站的架设工作, 为5G试点示范做好了充足的准备。从5G首批试点城市的GDP情况来看,18座城市中2017年GDP超万亿的城市超过半数, 达到12座, 说明5G通信产业发展与地区经济密切相关。随着5G建设如火如荼的进行,相信很快会有更多的城市加入5G大家庭。


本文来自【昆山信息新闻网】转载请注明出处,谢谢配合